枞阳在线网站 | 枞阳县委宣传部 主办

设为首页

简体 | 手机站

您当前的位置: 枞阳在线人文

姚莹:文章本心生,希世绝近习(下)

时间: 2019年07月12日10时11分

  对于写诗的观念,姚莹在《郑云麓诗序?#20998;?#20316;出了如下说明:“夫诗者,心声也。人才学术之所见端,亦风俗盛衰之所由系。今海内承平久矣,人心佚则淫,淫则荡,荡则乱,?#30475;?#22827;固有其所当务者,诗歌似非所先。然以持正人心,讽颂得失,实有切于陈告?#21040;?#20043;辞者。君固尝忧时悯俗,今以上考蒙如遇,方有守郡监司之寄,所以拯济黎元、上报天子者,吾于君诗觇之,必能异乎人人所为政也。”

  他觉得诗反映的就是人的心声,因为人心正,诗才会正,人心淫荡,写出来的诗也必然如此,故而姚莹认为有关部门就应当做正确的引导,而文人们也当写出来有价值的诗作,以上报天子。这样的思想高?#26085;?#30830;的说法,读来颇像一篇政治论文,但也正是这样的人,他才能在乱世中找?#33489;?#21521;,用一以贯之的心态,来效忠国家。因此,人的思想观念正确与否,最重要的,是他是否体现了他所处?#27465;?#26102;代的主流观念,对古人的评价,不能用今人的视角来作出评判。

  虽然姚莹在诗学方面有着如此的特长,但他同时也是桐城派的重要传人,所以他在古文方面的贡献,更受后世所关注。由于他有着特殊的家教,所以?#26377;?#23601;对文章?#34892;?#36259;,比如他在《复吴子方书?#20998;?#31216;:“仆少即好为诗、古文之学,非欲为身后名而已。以为文者,所以载道,于以见天地之心,达万物之情,推明义理,羽翼六经,非虚也。世俗辞章之学既厌弃而不肯为,即为之亦不能工,意欲沉潜于六经之旨,反覆于百家之说,悉心研索,务使古人精神奥妙无一毫不洞然于心,然后经营融贯,自成一家,纵笔为之,而非苟作矣。诗之为道亦然。”

  《汉学商兑》四卷,清光绪八年四明华雨楼刊本,姚莹题词

  姚莹说自己?#26377;?#29233;好诗文的原因,并不是为了身后留名,他认为文章的价值主要还是在于载道。看来他赞同韩愈的观念,所以认为潜心研究六经才是正统的学?#25163;?#36947;,只有真正体验出古人文中的精神,而后加上个人的悟性,才能显现出自己文章的独立面目。

  他的这个正统观念也同样体现在《重刻山木居士集序?#20998;校?/p>

  古人文章所重于天下者,一以明道,一以言事。理义是非不精则道?#37073;?#21033;害得失不核则事乖。然理义可以空持,利害必以实验,故言事之文为尤?#23721;病?hellip;…其(山木)文章渊澹处,真可以追古人矣。而政事之文,特为茂实,所陈得失利害,皎如也。匪唯言之,其居乡及服官固一一行之?#34892;В?#38750;空为斐然者,其重于世而传于后,不亦信乎!

  姚莹仍然强调,古人的文章之所以见重于后世,有两个主要的原因,一是它包含了重要的?#35272;恚?#20108;者,它记录了历史的事实。而后他夸赞山木居士的文章正是在这两方面追摹古人。

  对于他的前一个说法,可由其所撰《读书大义》一文为证,姚莹在该文起首即言:

  盈天地间皆道也。有器,有数,有理。何谓器?典章、制度、文物,诸灿然者是矣。何谓数?二气、五行、十日、四时之迭运,长短、大小、高下、清浊、厚薄之不齐,凡诸错然者是。何谓理?天之所以刚健,地之所以柔顺,人之所以灵贵,物之所以蠢贱,三纲之所以立,五常之所以顺,凡诸事之所以然者是矣。

  他认为天地之间所有的一切?#21450;?#21547;着“道”,同时他说“器”“数”“理”都属于“道”的范畴,接下来他又解释“器”包括了典章制度等,而“数”指的是阴阳二气以及五行和大小清浊等等,关于“理”,他指的就是儒家所讲求的三纲五常。

  那么,器、数、理三者之间是怎样的关?#30340;兀?#23002;莹说:“器统于数,数统于理。”而后他在文章解释了自己所下的这个断语,具体解释了六经四书的价值:

  《中庸?#20998;?#25945;,?#21152;?#29575;性修道,终于无声无臭,广大精微,一以贯通,岂拘拘习制度、考行事者所能测其故哉!《大学》《中庸》者,?#35835;?#32463;?#20998;?#23453;藏。而《论语》者,《大学》《中庸?#20998;?#38145;钥也,故详于理而略于器数。非略之也,以为明乎此然后见先生器数之美,或不备即有废?#25628;?#21487;也,此圣贤之微义也。世儒言理者,或指器数为糠秕;而好器数者,?#26088;?#31354;理之无据,胥失之矣。

  姚莹所强调的文章的第二个价值,按他的说法就是“言事”,以我的看法,“言事”所指就是相应的史书,比如他写的奏章疏表等等。除此之外,文章?#19981;?#21457;表一些个人的观念,比如他所写的一篇《戒杀文》,该文的起首一段为:

  人虽残忍,不能生而杀人,其始,必有所由,以渐至于日滋月长,而后残忍之性成。盖机之萌也蚤矣。杀物者,杀人之机也。苟充无欲杀人之心,则吾有取于释氏矣,戒杀放生之说是也。世之好辩者有三难焉:一?#34527;?#29289;无知也,一?#34527;?#22919;人之仁也,一?#34527;?#27492;浮屠氏法,非先王之教也。噫,可谓不思其本矣。天下之物,惟死则无知耳。苟蒙血气而生,未有无知者也。然即使无知,而我不惟其义,惟其知。是天下之?#26469;?#32773;,皆可杀欤?夫知之有无,物非得?#23721;玻?#19994;不幸而无知,又从而加之以杀,何物之重不幸也。所谓妇人者,谓其知爱而不知劳,能养而不能教耳,或纵恶养奸,噬脐贻患,故谓之妇人之仁,岂必残忍而后为丈夫乎。

  看来姚莹是善良之人,他认为人性里虽然有残忍的一面,但也不是生下来就会去杀人,那么这个杀性是怎么来的呢?以姚莹的看法,这种杀性就是?#30001;?#29289;开始慢慢凝聚起来的。他所说的“杀物”大概指的是杀动物,所以从这个角度来看,佛教的戒杀放生还是有?#35272;?#30340;。姚莹接下来针对有可能的三种反驳,发出了一系列的回应,认为不一定必须心地残忍才是大丈夫。

  显然,姚莹是在这里发表了一大堆的议论,可是他在《惜抱轩诗文》一文中说了这样一?#20301;埃?/p>

  文章最忌好发议论,亦自宋人为甚。汉、唐人不然,平平说来,?#29616;?#22788;只一笔两笔,是非得失之理自了,而感慨?#25945;荊?#26088;味无穷。此盖文章深老之?#24120;?#38750;精于议论者不能,东坡所谓绚烂之极也。先生文不轻发议论,意思自然深远,实?#20889;?#24847;,读者言外求之。

  姚莹明确地说,文章最忌讳大发议论,而这毛病是从宋代开始的,汉、唐人却无此病。虽然前人的著作中?#19981;?#26377;一些评语,但在这方面却惜字如金,所以他觉得好的文章是意境好,而善发议论的文章却不能称之为好文,他夸赞姚鼐的文章就是因为不轻发议论,而意义深远。

  从整体上而言,姚莹怎样看待其从祖姚鼐的文章呢?他在此文中又称:

  惜抱轩诗文,皆得古人精意。文品峻洁似柳子厚,笔势奇纵似太史公,若其神骨幽秀、气韵高绝处,如入千岩壑中,泉石松风,令人泠然忘返,则又先生所自得也。或谓文学六一,余意不尔。集中文以记、序、墓志为最,铭辞不作险奥语,而苍古奇肆,音节神妙,殆无一字凑泊。昔范蔚宗自称其《后汉书》论赞,以为奇作,吾于先生碑铭亦云。

  姚莹说,从祖姚鼐的文章,即有柳宗元的峻洁,又有司马迁的奇纵。当然这样的夸赞显得?#34892;?#20559;私,但从另一个侧面?#37096;?#30475;出,姚莹眼中的好文章应?#26412;?#26377;怎样的特点,那就是在文品上峻洁、在笔意上奇纵。

  除了以上两点之外,姚莹还强调文章必须有深郁之气,他在《跋方存之文前集后?#20998;?#31216;:

  文章一事,欲其称量而出,积于中者,深则郁之,郁之不可遏也则停之养之,如或忘之,顺乎其节,然后发焉,?#30452;匾云?#26102;也。故其析义必精,立言必当,学欲其广而取裁欲微,意欲其昌而树辞欲卓。未能行也,则认其言,无所为也,则韬其光。百家之精,茹之辨之,一心之运,卷之舒之。片言弥六?#24076;?#32047;牍有余味。若此者,其庶几乎!

  除此之外,姚莹还在其所撰的一首《修辞》诗中作出了这样的总结:

  文章本心声,希世绝近习。

  ?#25163;?#20154;则存,浮杂岂容入。

  镂琢饰情貌,当非贤所?#34180;?/p>

  姚莹认为一篇好文章,其首要条件是发自作者的本心,而那种内容平庸,专做表面雕琢的文章,不是贤者所为。而他更为强调的,则是文章的思想性。那么他自己的文章是否贯彻了这个理论呢?方东树在《东溟文集序?#20998;校?#23545;此作出了肯定:“观其义理之创获,如云霾过而耀星辰也;其议论之豪宕,若快马逸而脱衔羁也;其辩证之浩博,如眺溟海而睹涛澜也。至其铺陈治术,晓畅民俗,洞极人情白黑,如衡之陈、鉴之设,幽?#19968;?#22812;而悬烛照也。而其明秀英伟之气,又?#30340;?#20351;其心胸、面目、声音、笑?#30149;?#31934;神、意气、家世、交游,与夫仁孝恺悌之效于施行者,毕见于简端,使人读其文,如立石甫于前,而与之俯仰?#32456;?#20063;。”

  ?#31168;?#22238;到了旧时光

  这里就是寺巷8号

  姚莹故居位于?#19981;?#30465;桐城?#20852;?#24055;8号。之前的一站我是在庐江寻访何晏的墓,而后来到了桐城,在寻访过程中,?#20197;?#30340;遇到了一位?#20064;?#23016;,她是当地的退休老师,在她的带领下,我很容易地就来到了姚莹故居的面前,故居虽然有文保?#38138;?#22312;墙?#24076;?#20294;显然保护经费并未落实下来,里面已经变成了出租屋,分租给不同的人家,院子中横横竖竖所拉的晾衣绳就能看得,这绝非一家所为者。几年的寻访,这种事情也见过了太多,我也就习以为常地站在那里继续拍着。而老教师虽身住?#35828;兀?#20381;然颇有不平,显然她对这些名人故居有着乡贤之情,而这样的现况又让她?#23721;?#21521;一个外人表现出自豪。

  凝固的时光

  应该是当年的格局

  因为是出租屋的原因,我不好入内打扰,只能站在院中四处打量。从格局上看,这应当不是姚莹故居的原貌,明显地感觉到院落里有不少扎眼的添加,在乡村中不知有没有私搭乱盖这个概念,至少在?#26412;?#30340;老城区里,很多名人住过的四?#26174;?#37117;被当地的住户在院中盖出了一堆的简?#36861;俊?#36825;些简?#36861;?#24403;然没有规划,有如贴在美人面上的狗皮膏药,但事实就是如此。?#30001;?#19990;纪七十年代开始,?#26412;?#23545;这些名人故居作着有限的疏理,清出了不少住户,真盼望着桐城也能受这种风气的?#36299;欤?#23558;这些名人故居能够整旧如旧地恢复原?#30149;?/p>

  文保?#38138;?#22312;墙上

  姚莹故居外观

  不管怎么说,姚莹故居院中的窗棂还有不少是当年的旧物,看着?#20999;?#31616;洁而?#35272;?#30340;花饰,也让?#20197;?#19968;次想象着姚莹那种近于迂腐的耿介,我觉得房如其人,有怎样的主人,就会有怎样的建筑格局与装饰。

  院中的横七竖八

  保护的颇为完好

  姚莹墓位于?#19981;?#30465;桐城市城区西北9公里的龙眠山,此山今属龙眠乡双溪?#28601;?#22312;当地龙眠山俗称“姚家坟山”。我是从网上搜到的姚莹墓地址,在网上还有姚莹墓的照片,但那张照片却是黑白的,这让我略感担心:一般说来,近二三十年来所拍照片大多是?#25910;眨?#32780;?#34892;?#27169;糊的黑白照显系老照片,如果以这样的照片出现在网络里,大多是说明旧址今日已经不存,而?#24050;?#35775;的结果恰恰印证了我的担忧。

  古今审美的交融

  当年的结构

  在桐城寻访的第二天,我打的前往龙眠乡,在此乡我的寻访目标除了姚莹,还有张廷玉与张英。访?#29031;?#24311;玉的墓,我向那位守园者打听姚莹墓所在。他顺手向山下一指:“姚永概的墓好像就在那边山?#24076;?#20320;站在那边桥上都可以看见?#36129;?#23002;莹墓就不太清楚了,听?#24403;?#20154;盗过好?#22797;?#20102;,你到了那边再问一下。”

  这么容易打听到了具体的方位,让我多少有点高兴,于?#21069;凑?#36825;位守园人的所指,前往?#27465;?#26449;庄。来到村庄时,见桥头上站着几位村民,我向他们请教姚莹墓所在的位置,其中一人告诉我:“那边山上是有座老坟,也确是姚家的,但是姚家什么人,就不清楚。很大的,听说?#27465;?#22823;官,被人盗过?#22797;?#20102;。”想起刚才张廷玉墓守园人也跟我说道,姚莹?#36129;?#30423;过好?#22797;危?#22914;此说来,看来村民所指正是我的寻访目标。但前行之路我看不到指示牌,于是我提出请那位告诉我方位者带我前往。此人毫不推辞,也不多话,站起身就向?#30333;?#21435;,走了?#35206;?#25165;转过头跟我说,跟我来就是了。

  刚刚向?#30333;?#20986;不远,我的身后就跟上了一位小女孩,这个小孩的年龄看?#20808;?#20063;就五六岁,我担心她?#27465;?#38169;了人,让她不要随同前往,小女孩却完全不听,继续地跟着走。我正?#26000;?#38388;,前面那位带路者回头说了句:“是我女儿,没关系的。”这句话让我放下心来,这个放心倒不是担心小女孩会走丢,而是我觉得这么小的孩子,她爸爸还让跟着同行,说明前方的路并不艰难。但很?#27428;?#25105;知道自己错了。

  带路者走到一条小?#24248;?#26102;,停下来跟女儿说,不要再跟了,爸?#20540;?#19968;会儿就回来。我非常诧异,他居然就这样?#23721;?#20010;小孩子留在?#24248;当摺?#20294;是他却很无所谓地说,没关系,女儿在这里长大,她是绝对不会下水的。过了小?#24248;担?#30524;前就是一座显然很少人到此的野山。前行的路远比我想象的要艰?#30740;?#22810;,因为这里完全没?#26032;罰?#21482;是靠双手不?#31995;?#25320;开眼前一丛丛的杂树,但是手脚并用之时,还要对付一张张突然出现在眼前的巨大蜘蛛网,很快就让我显得极为?#28508;貳?/p>

  我在少年时,曾有一度生活在?#35282;?#23545;自己的爬山本领一向自豪,而来到了?#19981;?#23547;访,才真正体验到什么叫登山。这个现况极大地打击了我的自信心,但想想带路者,虽然他常年生活在这山里,却没有义务替?#20197;?#21463;这一遭苦,念及这一层,让我顿生感激,于是一边努力地攀爬,一边冲前方喊话,请他走慢点儿,我已经跟不上了。

  这位带路人的确是登山如履平地,我已经尽力向前?#23454;牽?#21364;还是很快就看不见了他的踪迹,这让我心?#23376;?#28857;儿?#21482;牛?#20110;是大声地喊叫,而后我听到了那位带路者的回音,他说姚家坟就在前面的一点点距离。然而我从声音上感到,他至少距离?#30691;?#20004;百?#33258;叮?#30475;来当地人的距离感跟我的感受差距很大,两百米对他们来说只是一丁点儿距离,对于我来说,却是远许多。于是我也大声向他喊话,坚决地请他站在那里等等我,然后再一同前行。而他的回答却是:“我找到了。”这句话无?#19978;?#32473;我打了一针强心剂,顿时,我身上仅余的一点爆发力显现了出来,很快地冲到了他的面前。

  然而眼前的所见,却仅是地上的几块石头,从这些石头的排列情况看,似乎是围成了一个半?#30149;?#24102;路人站在原地跟我说:“就是这里了,被人平掉了,什么?#27982;?#26377;了,但是就在这下面,被人盗了好?#22797;巍?rdquo;但是,我却看不到跟姚莹有关的任何标志,问他何以知之这就是姚莹的墓?他坚称肯定没错,就是这里。那好吧,既然下了这么大?#37327;?#25214;到这几块石头,我也当它?#21069;傘?#25105;想,这位带路人如果真不确定这是姚莹墓的话,他也用不着费这么大周折,走将近一小时的山路,专门带我来看这几块石头了。从我的寻访经历看,经历了“文革”风暴,有太多古人?#33503;急?#25104;?#25628;?#21069;的这个模样,而姚莹作为一个忠于?#23454;?#30340;封建官?#20445;?#20182;的?#36129;?#38130;平,似乎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,可惜的是,当地没有在?#21476;?#31435;上一块文保牌,以此来作为寻访的目标。

  看完了墓址,又跟着这位带路人重新返回了村庄,向下走总比登山要轻松很多,而这位村民告诉我:“这村里还有姚家后代哩,有两家姓姚的,要不你去找姚书记问问看,他都九十多岁了,你要了解姚莹的情况,可以找他去问问。”当地村里的领导竟然还姓姚,这让我意外,说不定还真是姚莹的后人,以我的经验,打听过去的事情,找村中的老人最为靠?#20303;?#26152;天我在打听何晏墓时,就遇到了一位老人家,他竟然给我介绍了一位更老的老头,我从那里了解到了许多未曾听闻到的故事,而今听带路人所说,又让我来了兴趣,于是回到村中,跟他去见那位姚书记。

  以我的想象,九十多岁的老人能够说清楚问题,恐怕也不容易,但来到姚书记家时,正赶上老人去了外面,见到者乃是老人的儿子,当他听说我要打听姚莹的情况,立即跟我说:“我们家?#20999;?#23002;,但跟姚莹是两个姚,家谱没?#34892;蓿?#25152;以我们究竟是哪个姚也不清楚,但我知道我们不是你说的?#27465;?#23002;。”

稿件来源: 枞阳在线
编辑: 蒋骁飞
相关新闻

返回首页 | 关于我们 | 律师声明 | 联系我们 | 广告服务

主办:中共枞阳县委宣传部

未经书面?#24066;?#19981;得转载信息内容、建立镜像

Copyright @ 2006-2019 枞阳在线 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:中安在线

皖ICP备07502865号 皖网宣备090007号 公?#19981;?#20851;备案号34082302000116

摔角传奇电子